版主:周敏
深深情,浅浅念
时间:2015-06-05 15:01:01
作者:林若云
 

花儿突然很想去看看,那棵并不浪漫的老树。

老树是善良的,守着一朵花开,却没有采撷之意。那时候他们的天地,是一个古老的小屋,屋后的小花小草葱葱郁郁。有一片凤仙花极其美丽,挨着的,有一棵遒劲的紫荆树。天真的花儿在这里写下了人生的第一首青涩小诗:

你是挺拔的高树

我是害怕风雨的小花

我的成长

有赖于你的庇护

我永远仰视着你

怀着一颗感恩的心

在那个静静的小屋里,有一张老旧的书桌。书桌有一个抽屉,专门搁置他们的书信。

那天,花儿拿到的信是这样写的:

我可以挡几丝雨

也可以遮几缕阳

花儿却已含苞

蜂儿蝶儿自会来赏

但我也满足

静守一朵花儿的光阴

更多的时候,他们会探讨文学。

信件十

花:

很高兴你也如我般喜欢宋词。在我眼里,宋词就如古代的仕女般优雅。

抄录了一首李清照的《点绛唇》送你。

点绛唇

蹴罢秋千,

起来慵整纤纤手。

露浓花瘦,

薄汗轻衣透。

见有人来,

袜划金钗溜,

和羞走。

倚门回首,

却把青梅嗅。

信件十一

树:

你说宋词像古代优雅的仕女,我怎么觉得宋词像古代儒雅的名士呢?

我也特别喜欢李清照的词,感觉十分温婉细腻。

那首《点绛唇》十分有趣。“露浓花瘦”是说早晨吧。这个时候太阳还没出来,露水还没被蒸发,所以“浓”;而花又还没绽开,所以“瘦”。也可能说的是季节吧。因为还没到盛夏,花开得并不灿烂,所以显“瘦”。“轻衣”应该是说穿得很少,那么应该是暮春初夏那样的季节了。古代的少女一定很怕生吧,这从“见有人来,袜划金钗溜,和羞走”可以看得出来。看到有陌生人来,吓得赶快溜,不只袜子掉了,金钗也掉了,红着脸就跑开了。哈,刚才还懒洋洋地“慵整纤纤手”呢。这形成多么强烈的对比呀。

这个少女还十分好奇,还想知道来的人是谁,长什么样,所以走到门边了还“回首”。她又怕被人知道她在偷看人,就假装在“嗅”青梅。

这样一个古灵精怪的少女,就被李清照用寥寥四十一个字活灵活现地刻画出来了。

这首词真好。

信件十二

花:

不得不说,你是一个冰雪聪明的女孩子。李清照的《点绛唇》竟被你剖析得如此清楚。

可惜小镇的条件有限,不能提供很好的教育环境。

今天早上又下大雨了,校门口那条小路又很泥泞,我踩了一脚的泥。什么时候,这条小路才能铺上水泥呢?

你知道,我来自一个大城市,那里有柏油大马路,还有大图书馆。

像你这样的女孩子,如果出生在那里,肯定有很好的发展。相信你能考上城里的重点中学。

信如雪花,一飘三年。花儿如愿以偿,考上了城里的重点中学,抱着一只木箱离开小镇。分别一年后,他写信说要来看花儿,花儿渐渐绽开的心充满期待。那天的风特别轻,那天的云特别柔,学校后面的小山坡披着一件青绿的衣赏。静静的午后,她站在小山坡上看着他徐徐走来。她心跳很快,是惶恐于一个忽如其来而又自然而然的拥抱,还是不安于一个早该降临却迟迟不来的温暖握牵?无论哪一种,总是甜蜜而浪漫的吧。然而,他却停下来了,距她只有一封信的距离之遥。他只说,花儿有城市少女的气息了,那个小镇有些抑郁了。

依然是来来往往的信。花儿的木箱中,一封封雪白的信,从箱底漫到箱腰。又是三年,在花儿将开未开,却极力想要绽放的时候,那信,是春天,是甘霖,是默默供给的养分。

终于,信还没到箱顶,花儿到一个繁华的都市上大学了,她盛开了,而且开得极其灿烂。多少人围着花儿观赏,啧啧称赞,几欲下手采摘。有一个白衣翩翩男子挺身而出,赶走围观者,独守独赏。花儿为其勇气之所感,竟也将芳心默许。她给老树写了一封信,说了心里的甜蜜,他便自动隔绝了两个人信的联系。

其实,那个白衣男子并没有勇气守到最后,在花儿灿烂过后。

风吹雨淋虫咬,一晃二十年。其间,花儿已定居于一个现代化的大城市,离那个抑郁的小镇,已经很远很远了。

在毫无准备的一天,老树突然出现花儿跟前。他打听过很多人,转过很多车,走了很多路。苍老,是花儿的第一印象,明明心疼得滴血,却还要给出一个淡淡的微笑。花儿想,欠了二十几年,起码也该还个拥抱,却始终张不开手。热流在全身翻涌,心儿在膨胀膨胀,堵住了嘴,屏住了所有气息……凝固了那么久那么久的空气,终于被一颗晶莹的泪水滴碎!

在一个幽静的海岸走了一圈,他们还是始终保持一个信封的距离。临走,他给了她一封久违的信。

信件一千零一

花:

经历千辛万苦的匆匆一见,就又要话别了!这一别何时再相见就很难说了,也许没有今后。不过我很欣慰,因为我又见到一直住在我心田的一朵花。前生,是我的脚步太匆匆,错过了花的盛开,来生,我一定放慢我的脚步,等一等,早已有了树脉烙印的那朵花。

在经历漫长岁月终于找到前世的那朵花,其实这真的很幸运!你要切记,你永远不孤单,在这个世界上,永远有一个人在默默地关注着你,为你的喜而喜,为你的悲而悲!再见,花儿,有一个人,在生命的最后一刻,念着的,一定是你的名字!

珍重!

那一天回家后,花儿翻开日历,见到的日期是: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日。

信件一千零一

树:

如果有来生,我一定嫁给你。这是临别时我一直想对你说的话。可我终究没说出口。我怕我们会抱头痛哭。我怕你的身体受不了。这次重见,我被你的外貌吓了一跳。尽管我心里也做好了准备,我知道我们一定会变老的,可我还是不能接受你一下子老了那么多!我的心痛了,裂了,碎了。我知道了你这些年月的艰辛。是这些艰辛的年月把你风化成这副模样。你是苦的,你的日子是苦的,你的心里更苦!在这有限的相见时间里,我不能让你感到苦!这是我在相见那一刹那间做出的决定。

我微笑着安静地着倾听你的诉说,尽管之前我已准备了一肚子苦水要向你倒出。你几次眼眶湿润,都装在我心里,可我,却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在你面前放声痛哭。我知道,如果花儿一哭,你的心就会痛,你的心一痛,小花的心就更痛,而你的心就会更更痛!我怎么忍心?!

我要把我最纯洁的灵魂留给你。这份情,从不浓烈,可却深厚,并且圣洁,像一朵雪莲的芳香,像一汪清冽的甘泉。你拖着这么虚弱的身体,辗转几趟长途车,从几千公里外的城市赶来,在这样的一个日子来,我心里的感动如何言说!我心中的幸福如何言说!我知道泪水也无法表达这一切,所以只给你一个浅浅的微笑。

即使生命消逝,两个不息的灵魂也无法切断联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花

最后这封信,并没有寄出去。

 

 

[返回]
确实,文字是最好的记录。
谢桂贞 评论时间 2015-11-13 14:51:53
只有文字也足以让你的脑中出现一本正在翻页的画册
乐游 评论时间 2015-11-06 19:40:17
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前请 登录
 内  容:
 
 验 证 码:
版权所有:深圳昭扬建筑技术有限公司 备案号:粤ICP备13020546号-2
网站建设:合优网络